宝珠诡话/hn

一群外地的去武汉户部巷玩 户部巷最坑外地人的 贵又不是那么好吃,那些人是不是笨蛋?

真是受不了4.2清明三天假,户部巷人多的害我下班都绕远走
武汉户部巷里的东西并不是那么好吃 阿妹天坑小土豆 老帅王爷臭豆腐 烤牛蛙 一根排骨也只是好吃不值得排那么长的队。哦,排队都是请的托 外地人看哪家排队长就吃哪家 吃完就到处甩纸碗和竹签,地上油恶心人 建议户部巷一心一意做早点 豆皮 热干面都没那么本质
还有粮道街那个赵师傅油饼包烧卖,冻肉不知道放多少天拿来做馅,那些排队的人应该在凌晨四点起来看一下师傅是怎么准备材料的
昙华林的美食店也不本质。

恋想花火

听歌出现的脑洞

蝙超本来是青梅竹马之后由于某种原因分离,没在一起。

o(︶︿︶)o 唉   两人回忆当初都有遗憾的说

又一首适合酥皮的歌

初恋

触碰黑发

你那手指的遗痕

在我的内心烙印了

若是将其称之为命运

想必大家都会笑吧

将思绪逆向倒映在水面

无法实现的恋爱也不会终结

要是无法终结

两个人就会成为永远

爱上的那方并非单一

那是自己坚持活下去的一切

被夕阳照射的薄云依旧流动

爱并非在爱里

假若连同这个想法都是真实的话

就算我死了

也会将你贯穿对吧

明媚的阳光沾染上美妙的藤蔓香味

悲伤的恋爱一味的通往罪孽的深渊

在不可能的地方

即便那样也要想想万一

没有对任何人说的愿望的无情

若是没有结缘也没有失去

没有失去的话

爱不会通往何处

恋上的人没法融为一体

被那面貌包围

渐渐昏暗月亮升起

好想被照耀

梦若还是在梦里

这泪水还会更加耀眼吧

为了你生活下去

我在这里

就算生来就改变了

我也必定会

再次找出你

接受考验的魂魄会在祈祷中

与穿越时间联结

爱上的那方并非单一

那是自己坚持活下去的一切

被夕阳照射的薄云依旧流动

爱并非在爱里

假若连同这个想法都是真实的话

就算我死了

也会将你贯穿吧


原曲是

水树奈奈 はつ恋


一个脑洞

亲们没想过平行世界众多超人蝙蝠侠   有超蝠   还有蝙超

原来这个世界我是受or原来在你的世界我居然是攻的梗

有没有文豪可以写一篇的

其实有两首歌挺适合酥皮自己的角色歌还有酥皮对bat唱的歌

永远光之歌

初始之光 Kirali・・・kirali
终焉之光 Lulala lila
流沙之钟无可逆 el ragna
光阴逝去不复满 Lulala lila
恒河沙数命之火
皆作流星陨凡尘
万物流转妙不言
生死沉浮摇篮间
高歌 高歌 如今陈述吾二愿
炽烈 炽烈 与天同耀金之芒
诉说永恒
祈天光将愁荡尽 el ragna
轮回往复生不息 Lulala lila
哀伤喜悦连恸哭
自天而下纵观去
一切皆为梦花火
瞬逝神明阖目间
响彻 响彻 如今复归本源姿
淡然 淡然 依循千古传承颂
祈愿永恒
高歌 高歌 如今陈述吾二愿
炽烈 炽烈 与天同耀金之芒
世说永恒

终末恋歌

在琥珀色摇曳着的夜幕之下感到茫然
只是就这样徒然地 迷乱了自己的心绪
一遍又一遍无数次地被无情的波涛所吞没
寻求着自相矛盾的安宁
令人喘不过气来 不断逼迫而来的现实

真相却又一直冰冷地冻结着

梦幻的霹雳就如同熊熊燃烧的恋情

燃尽此身 也要响彻苍穹
在无人知晓的黑暗的彼岸
探索着起源 不断高呼
直至传达到明天
已经干涸了的肌肤 连睡眠都已忘却
只一心祈求着那还未见到的清晨
即使伤痕已被悲伤的雨所掩藏
还是希望温暖不要消失
每次想要触及都是如此遥远 随着自己的想法变化出万千姿态
只希望不要遗留下任何东西
幽邃闪耀着的无名之星
即使是被时空的迷宫夺走了居所
残留下的那惹人怜爱的微笑 久久萦绕在心头
永远地引导着我
已经不会再害怕了
即使在世界的尽头看到末日
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梦幻的霹雳就如同熊熊燃烧的恋情
燃尽此身 也要响彻苍穹
在无人知晓的黑暗的彼岸
探索着起源 不断高呼
直至传达到。。。
幽邃闪耀着的无名之星
即使是被时空的迷宫夺走了居所
残留下的那惹人怜爱的微笑 久久萦绕在心头
永远地引导着我
向着崭新的世界前进